宽容与鼓励:给新排长最好的“见面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陈典宏 通讯员 王 豪责任编辑:王小军
2017-08-28 10:19

按下“归零键”,重整行装再出征。对每一位新排长来说,奋勇争先,体现在时时处处。 张中强

那一刻,新排长李光辉有一种“天要塌下来了”的绝望。

实弹射击,箭在弦上。作为导弹装填现场指挥员的他没想到,担负四号手的上等兵黄华辉突然“撂挑子”:“排长,我还有半个月就要退伍了,装填太危险,我不想再冒这个险了!”

情况发生太突然,刚刚分配到连队仅两个月的李光辉顿时慌了神。此时,军校所学的知识在他脑海里快速闪过,可教科书上从来没有讲过这样的案例。

先是好言相劝,接着下死命令……李光辉“求爷爷告奶奶”,用了所有自己能想到的办法。可黄华辉依然无动于衷,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这下子,李光辉彻底“蒙圈”了。绝望之中,他灰心丧气地把迷彩帽一摔:“大不了不干了。”

指挥所里的老营长镇定自若,他操起对讲机大吼了一声:“黄华辉,你小子是男人就给我顶住!否则,你退伍了也别说是我的兵!”

就这么一句话,仿佛吹响的战斗号角,黄华辉就像突然被“点醒”了。那天,李光辉所在的装填排创下了实弹装填的最快纪录。随后的实弹射击,也顺利进行……

如今,作为第75集团军某旅标兵连队指导员的李光辉,4年之中经过基层的无数次摔打,在他眼里,4年前刚当排长的这件糗事,“不过是沧海一粟。”

如今,又一批新排长上岗。看着那一张张阳光而年轻的脸庞,李光辉深有感触地说:“排长的‘官之初’,就像5公里武装越野已经跑到了最艰难的3公里处。这是一个坚持与放弃的临界点,停下来就再也跑不下来了,但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够到达成功的终点。”

刚起步时的磕磕绊绊,每名新排长都刻骨铭心

提及刚当排长时发生的那件糗事,南部战区陆军某防空旅排长万剑伟一脸尴尬。

那次早操,全营组织建制连队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担任连值班员的万剑伟,整队过程中忘记清点人数。当营长问他多少人参考时,他一时蒙了。“等下。”他把营长“晾”在一边,然后现场手忙脚乱报数查人。战士们顿时哄然大笑。

与万剑伟有着同样尴尬的还有姚璐遥。作为优秀战士考学提干成长起来的排长,姚璐遥原以为自己对基层部队再熟悉不过。然而,这个与将军交谈都从容不迫的女孩,想不到自己在一次实弹演习中居然会紧张到乱了方寸。

当时,姚璐遥首次以新排长的身份被赋予指挥一个火力单元执行搜索目标的任务。陆空对抗现场的“压抑氛围”,让她“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心怦怦地跳”,以至于“完全听不清”上级指挥员接连下达的口令。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新排长从校门走进营门,普遍要经历短则几个月、长则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适应期”“阵痛期”。在这段时间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糗事和他们遇到的困难,并不比万剑伟和姚璐遥少。

“训练成绩跟不上、大项任务顶不上、院校所学用不上、大型场合不会讲、思想工作不会做、上下关系不会处……”分配到某旅仅一个月,新排长周安就觉得自己满满的信心被无情的现实击打得荡然无存。

论带兵,他没有老班长得心应手;完成任务,他又不如老班长经验丰富。于是,连队安排工作直接跨过他找班长骨干,这让夹在中间的周安“很受伤”。

有相同遭遇的,还有某旅排长陈少波。一次,营首长让他组织战术训练。结果因紧张一夜未合眼的他,现场指挥到半程却突然“短路”,站在那里出了大“洋相”。

一份来自200余名排长的调查报告显示:有接近一半的人不想在排长岗位带兵,或者想调进机关甚至其他非作战部队。

“其实,就是有时候对自身能力和军旅追求产生了怀疑。”一名排长说起来颇委屈,自己担负的任务不少但技术含量不高,比如带队跑步、整菜地、搞卫生、出公差甚至是养猪等,与当初自己“为强国强军事业做奉献”的初衷相距甚远。

对新排长多一些包容,少一些求全责备

“基层战士最辛苦,上级关心不马虎;营连主官是中坚,随时鼓舞记心间;唯独排长最郁闷,遗忘角落无人问……”军旅之初蹒跚起步的万剑伟,用这样一首打油诗总结自己当初的境遇。

刚当排长就出丑,万剑伟觉得自己在战士心中已被淘汰了。能力素质不过硬、融入集体慢腾腾、受领任务没标准……他意识到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一时半会撕不掉了。

“为什么新排长的表现总是不尽如人意呢?”一些连长指导员在面对新排长时很纳闷。这些连长指导员其实忽视了一个事实,就是他们自己在军旅生涯历练中培养出来的心态,以及抗挫能力和军事技能,也不是一到部队就具备的。

在心理学中,有一种“南风效应”,它源于一个小故事。南风与北风打赌,看谁能脱去一位农夫的衣服。北风首先出招,它使劲地向农夫吹着刺骨的寒风,可农夫不但不脱去衣服,反而把衣服裹得更紧了。南风送去温暖的和风,把农夫吹得满身是汗,于是他自己脱去了衣服。

在多个单位采访,记者了解到,超过一半的新排长遭遇挫折时,更希望上级多吹“南风”。实际情况是,一些营连以上干部对待工作要求过于严格,求全责备,发现新排长犯错误就“打板子”;有的希望新排长一来就能用、一干就干好,常常用自己的认知水平、工作能力衡量新排长……

排长周安坦言,因为领导不放心,什么任务都不敢交,这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剧了新排长在工作中的畏手畏脚。

“新排长大多会经历这么一个成长过程:刚到部队,干劲很足的新鲜期;发现理想与现实差距很大,无所适从的迷茫期;遭遇挫折或厌烦日常工作的颓废期;适应新岗位新环境,调整好工作状态的适应成长期。”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张勃如是总结。

“因为基层经验和阅历的欠缺,新排长在工作中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纰漏和偏差。排长是未来的指挥员,如果我们各级能对新排长多一些关注、宽容、理解和安慰,允许其犯错,那么新排长的军旅之路就会走得更顺一些,从校门到营门的距离就会大大缩短。”张勃说。

丢失的阵地,得靠自己一个一个夺回来

走下演习场,李光辉一连几天都在回味营长的那震天一吼。说实话,他打心眼儿里佩服营长的“四两拨千斤”,但又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怕:如果当时没有营长在场,实弹射击很可能就会因为自己而受到影响。

“分数在这里基本不起作用,衡量你的是一个军人的能力标准。丢失的阵地,得靠自己一个一个夺回来。”李光辉的奋起之战,庆功会一结束就打响了:体能素质“中不溜”,就主动和新兵一起加练;雷达专业毕业被分配到导弹岗位,就请教老士官一个课目一个课目练;指挥素养缺,节假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想定、练指挥……

打牢根基,李光辉迅速脱颖而出。借调机关、选送学习、参与研发旅指挥控制平台,历经重重考验,李光辉从排长到机关干满3年后,顺利调整为连队主官。

记者眼前的李光辉,阳刚自信,成熟干练。去年,他带领连队重新夺回了“集团军基层标兵连队”这一殊荣。

因为领导一句简单却又充满信任的话语,某旅副连长徐先平两年来都一直倍感温暖。

2015年,该旅首次赴高原参加跨区演习。当时,集团军领导全程随队考评,官兵们的压力可想而知。

怕什么偏偏来什么。远程机动大幕刚刚开启,当时还是排长的徐先平所带的运输车陷入泥坑,险些侧翻。看到旅领导那张严肃的脸,徐先平感到“要出大事了”。然而,徐先平并没有等来呼啸的“北风”。就在铁路梯队刚刚抵达站台时,导调员下达了“野战侧方临时站台搭设”任务。夜幕中,旅领导轻轻拍着徐先平的肩膀:“小伙子,别灰心,这次由你来指挥。”

宽容和鼓励是给新排长最好的“见面礼”。备受鼓舞的徐先平,按照预案精心指挥,带领官兵快速完成了任务,创下了所有参演部队的最快纪录。

被现实困难击碎、又被营连领导“扶起”之后,姚璐遥少见地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向昨天的荣誉说声再见,向今天的挫折说声谢谢,我要向未来说声“我准备好了”!

作为某旅女子导弹连的新排长,姚璐遥吃过的苦常人难以想象:作战靴穿坏4双,迷彩服磨破了3套,体能训练服上留下的盐白色汗渍洗都洗不掉。

如今,两年之后,历经磨砺的姚璐遥被任命为连队代理指导员。宣布命令的那天,同批分下来的战友黄兰兰给姚璐遥发了一条短信:“你夺回了属于自己的阵地,为你骄傲!”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