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选取,指导员彭鹏遭遇新情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周 远 通讯员 宋凯征 何志斌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08-31 10:49

每次执行任务出发前,彭鹏都要指挥全连齐唱一遍旅歌。他认为,同唱一首歌,同甘共苦完成一项任务,都有助于增进大家对新单位的认同感。而这份情感也正是大家在选择走留时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 何志斌

“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我有可能再次被‘举报’呢!”

聊到即将展开的士官选取,第81集团军某旅指导员彭鹏有些尴尬地笑了。眯缝起眼睛时,他露出一脸的疲倦。面对改革调整后士官选取的新情况,昨晚他又一次失眠了。

彭鹏的连队是这次改革调整后新组建的。有一半以上的官兵都是6月份才转隶过来的,而且超过90%的人都调整了专业岗位。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官兵彼此间都还缺乏了解,士官选取时民主评议如何确保公平公正?调整了专业的战士平时表现该怎么衡量,是以学习新专业还是掌握老专业的情况来量化打分?彭鹏坦言,这些棘手问题,连队主官必须认真权衡、妥善解决,否则“大家肯定有意见”。

前不久的“举报”事件就是前车之鉴。当时,连队对党员发展对象组织民主测评,考虑到新转隶官兵来到连队不足半月,彭鹏在投票前特意叮嘱了一句:“要考虑新转隶战士在原单位时的工作和成绩。”

谁知,测评结果出来后,旅纪检科收到了一份举报:指导员彭鹏帮助一名新转隶战士入党拉票。

虽然旅里派出的工作组最终调查认定彭鹏是“清白”的,但彭鹏还是由此坚定了一个理念:改革调整后,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很多事情都有了新情况,带兵人必须认真分析,努力给出最优解。

因为,这不仅关系连队的团结,也关乎官兵对于改革的获得感。

新转隶战士留队为何信心不足

8月初,彭鹏和连队上等兵逐个谈心,发现了一个现象:同往年相比,新转隶的战士留队愿望明显偏低。

“上次你不是还说想要留队吗?”彭鹏再三追问,上等兵陈敏飞终于打开了话匣子。陈敏飞坦言,转隶到新连队后,短短2个多月时间,自己既要熟悉新环境、适应新岗位,又要学习新专业、执行重大任务,“新炕”还没暖热,就将面临进退走留。谁走谁留,主要看基础体能、专业考核、民主测评等方面的成绩表现,基础体能拉不开差距,最终结果更多取决于后两个方面,而这恰恰是陈敏飞的“软肋”。

为啥是“软肋”?一方面,陈敏飞刚到连队,大家对其还不熟悉了解,民主测评没啥优势;另一方面,陈敏飞换了专业,原来操作的是牵引火炮,现在是自行火炮,和连队原有的同年兵相比,考专业更处于劣势。

面临类似情况的战士不止陈敏飞一个。在这个新组建的连队,官兵来自3个不同的单位,很多人都调换了专业。上等兵熊启豪属于有意愿留队的,但他觉得形势并不乐观,“对新专业掌握得还不够好,递交申请也没有太大希望”。

有此想法的,不止是在夏秋季士官选取中面临走留抉择的战士,今年年底将满服役期的士官中也有一些人心存顾虑。

新转隶到连队的中士王伟进在老单位干的是侦察专业,在原单位是出了名的大拿。如今,王伟进转岗成为某型反坦克武器操作手,“老骨干”变成了“新学员”。上一次专业测试,他输给了一名上等兵,输得很没面子,但也无可奈何。

“这就像跑5公里,别人出发10多分钟了,我才起步,想赶上挺难!”王伟进对自己面临的形势有着清晰的判断。虽然距年底的士官选取还有一段时间,但他心里明白,想要练精现专业至少需要一年左右,这点时间远远不够。

个人可以讲牺牲利益,但连队必须讲公平

面对面谈心时,王伟进对指导员彭鹏表态:“改革总要有人做出利益牺牲。作为一名党员,需要我作奉献时,绝对不含糊!”

很显然,他可能将“离开”当成了自己服从改革大局的选择。

王伟进说这话时,彭鹏从这名老兵的眼神里分明看出了不甘和不舍。他既为连队有这样觉悟的兵感到欣慰,又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多好的战士!要是还在原单位,他晋升上士肯定没问题,现在因为转隶了,就得黯然离开吗?

面对这些问题,彭鹏一时也想不出好的答案,但是他觉得自己必须找到答案。连队像王伟进这样的战士还有不少,这些人都走了,连队今后建设怎么办?

“战士个人可以主动讲牺牲利益,但连队必须站在全局的角度讲公平。当前,这个公平就是在无法用一把尺子量长短的情况下,尽可能照顾到每一个人的成长进步诉求……”一圈摸底谈心下来,彭鹏心里五味杂陈,晚上辗转难眠,在心里把每个面临走留的战士都过了一遍——

陈敏飞是大学生士兵,基础体能过硬,学习专业技能快,再练半年,肯定能成为一名技术骨干;熊启豪干工作认真细致,帮助连队整理资料一次也没有出过差错,是连队文书的好人选;王伟进管理能力强,带领战士单独执行任务完成得又快又好,是个骨干苗子……

第二天,彭鹏又开始一个个找将满服役期的新转隶战士谈心。面对王伟进,他坦诚交心:“说实话,我当排长就在这个连队,如果单从熟悉程度和感情上考虑,我还真希望老连队的战士多留一点。”

紧接着,彭鹏话锋一转:“但是,你精通原专业,本身就是你能力的证明,现在新专业又学得快,如果你放弃留队,受损的是连队的战斗力!”

就这样,彭鹏又进行了一圈谈心交心。渐渐地,新转隶战士的思想发生了转变,陈敏飞等5名表现优秀的上等兵相继递交了留队申请,一些将满服役期的士官也都表示会努力学好新专业,进退走留听组织的。

“人愿意留,这也算是取得了初步胜利吧!”彭鹏有点疲惫,又小有成就感。

留好新转隶战士,期待更多政策措施

彭鹏自己感到有成就感,别人却觉得他“有危险”。

“你这样劝说新转隶战士留队,不怕老连队官兵说你‘胳膊肘往外拐’吗?”有人善意提醒彭鹏要汲取“入党风波”的前车之鉴。

谁知彭鹏犯了犟脾气,脖子一挺:“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从连队建设出发,有啥可怕的。”

话虽说得理直气壮,彭鹏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发愁,愁的不是“有危险”,而是好些优秀的新转隶战士都愿意留了,可按照现有程序制度,他们能留下吗?

他坦言,战士这次入党没成功,下次还可以再争取,但如果留队留不下,就只能脱军装了;而且,关于入党积极分子换单位后的入党问题有章可循,新转隶战士选取士官方面则还没有“先例”可参考。

今年,如何推荐一份有利于连队建设发展、让官兵认同的士官选取对象名单,对连队来说考验不小。

怎么办?支委会上,彭鹏与其他几名支委统一了意见:把连队自己能做的先做到位。

随后,支委们进行了责任分工。有的负责了解新转隶战士的表现情况,有的牵头帮带新转隶官兵,还有的则观察他们对新岗位的适应情况。

前不久,连队在旅里承担了两项重大任务,他们便把一些工作交给新转隶的官兵去做,既压担子、给机会,也结合任务实践抓紧展开考察培养。

“不过,按照当下士官选取的程序标准,连队在执行过程中没有多少变通的余地,能做的还是有限。”对此,彭鹏也搜集了不少官兵的意见建议——

有的认为,涉及专业考核时,应将转岗人员和原专业人员分开考核;有的提议,综合考评时,要将新转隶战士在老单位的表现一并考虑;还有的建议,在满足选晋条件时,能否为新转隶战士预留相应指标……

好消息是,前些天,彭鹏带着这些建议向旅里汇报时,也听到了积极的回应:上级下发的关于做好2017年度新兵补充、士官选取和士兵退役工作的通知里,已明确要求各部队切实维护好分流士兵的正当权益……

彭鹏和连队的官兵们期待,各级在落实相关要求时,能出台更多具体的政策和措施,拉直他们心中的问号。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