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准新兵思想的“时代扣眼”

——南部战区陆军某综合训练基地探索研究新兵思想政治教育体系新闻调查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特约记者 张首伟 王豪 通讯员 杨博责任编辑:李审荣
2017-11-16 11:48

10月下旬,第75集团军某旅新兵营组织新战士进行心理行为训练,打开心扉,更好的融入军营这个大家庭。 高龙俊

看到儿子红手印的那一刻,年近半百的孙祥水傻眼了。

他没想到,儿子孙路路当兵尚不满20天,居然已写下6份按有红手印的《离队申请书》,甚至,还第一次朝他发了火。孙路路的态度很强硬,理由也很简单:当初父母逼着他来当兵,如今,自己难以适应部队的生活。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孙祥水夫妇失望而归,在等待儿子回家的这段时间,退兵报告一级一级呈审通过。然而,故事的后续发展却让夫妇俩颇感意外,就在退兵报告只需经最后一级领导签字生效之际,儿子孙路路决定“单方面毁约”,他在一份《保证书》中郑重地告诉部队领导和父母,此前的想法“烟消云散”,自己也一定“用刻苦的训练回报大家。”

这个情节大反转的故事折腾了车武龙足足有一个多月。作为南部战区陆军某综合训练基地政治工作处副主任,他见证了新兵孙路路从“坚决要退兵”到“武装越野咬着牙不掉队”的蜕变,更见证了新兵群体向着“新时代革命军人”越来越快的“进化”步伐……

结局虽皆大欢喜,但车武龙和这个基地的领导并未盲目乐观,他们仍审慎地看待案头那份《新兵思想政治教育体系研究探索实施方案》。短短一个多月时间,虽然不少新兵因此得以飞速成长,但这份30页的方案上已经被勾画了上百个圈圈点点,而且越画越多……

班里12个新兵,学历经历“五世同堂”;17个新兵营连政工干部,13个没有基层政治主官经历——

新时代,新兵教育遭遇“双重考验”

从2007年第一次带新兵开始,车武龙已经与6批新兵结下了深厚战友情。每次新训结束,许多新战士都与他“洒泪难离”。可今年,该基地承训全军训练机构改革后的首批新兵,这个曾经以“懂兵情、知兵心”为傲的带兵人,却觉得自己和新兵已经“不在同一个次元里了”。

这样的“惊醒”并非个例。新兵入营第一次班务会刚结束,带过6批新兵的上士新兵班长李博就找到车武龙“诉苦”:班里12个新兵,从初中、高中、大学在读到大学毕业再到二次入伍,学历经历可谓“五世同堂”,想问题、说话都不在一个频道上,“这兵我该怎么带啊?”

基地新兵思想情况调查报告显示,打过工的新兵占45.9%,有的当过野外生存教练、搞过软件开发、干过工程设计,经历比较丰富;但也有部分新兵刚出校门就进营门,社会经验“几乎为零”。新兵与新兵、新兵与带兵骨干之间在思维层次、人生经历上的差异变得更加复杂。

“你给他讲服从,他给你讲民主;你给他讲奉献,他给你讲价钱;你给他讲打仗,他给你讲家庭……”车武龙和基地领导深深感到,新兵组训模式从“部队自训”向“基地化集中训练”逐渐转变,教育模式也亟待转型升级。

然而,怎么转?往哪转?上级赋予基地关于新兵思想政治教育体系探索研究试点任务,当他们真正开始蹚这条“新路”时才发现,困难重重——

“教育目标概略难把握”怎么办;“组教力量薄弱难支撑”怎么办;“缺少系统设计难优化”怎么办;“内容活动庞杂难统筹”怎么办;“训教时间冲突难协调”怎么办;“思想差异较大难解渴”怎么办;“陆军转型加速难同步”怎么办;“形式套路固化难突破”怎么办;“信息基础滞后难作为”怎么办;“效果评估粗放难精准”怎么办……

组教力量薄弱,在基地编制大幅压缩的情况下,承训新兵数量反而增加五六倍,而17名新兵营连政工干部中,13名没有基层政治主官经历,7名为非政治干部转岗;

训教时间冲突,新训时间“总盘子”难以摆下相关训练和教育内容。在此前征求基层意见时,一份包含有40个课程和23项配合活动的教育计划,甚至让新兵们直呼“宁跑3公里,不上教育课”;

如何克服困难、应对双重考验,在探索实践中,这些教科书上没有、上级文件中未提的现实问题,成为车武龙和基地领导日思夜想、时时牵挂的必答题。

定高了“够不着”,新兵望尘莫及;定低了“太容易”,影响教育成效——

30页的方案,每个字都“冒着热气”

第一个考验来得让人猝不及防。新兵到营的第一天晚上,孙路路手写的第一份《离队申请书》就摆到了基地主要领导的案头。

照以往,一旦《离队申请书》与某个新兵联系起来,几乎所有人都会给他贴上“孬兵”的标签。可这次,基地领导没有着急下论断。从表面来看,孙路路不像“孬兵”:他会和战友们打成一片,收衣服时会帮战友将衣服收好;训练中烟瘾犯了,他尽力保持军姿不随意乱动。

然而短短一周时间,一系列思想转化工作在孙路路身上失了效,他接连交了6份《离队申请书》,每一份都有他重重按下的大拇指手印。这件事引起了基地党委对新兵教育目标的重新思考。

“往年抓新兵教育,由于缺乏具体可操作的目标,各级把握不准是个突出问题。定高了‘够不着’,新兵望尘莫及;定低了‘太容易’,影响教育成效,这是容易产生的两个极端。”该基地政治工作处主任王雪谈出了自己的认识,“必须在两个极端中找准平衡点,按照‘跳一跳够得着’的要求,科学论证新兵教育目标。”

坚持看新闻、听广播、读军报;不想家,不流泪;不泡病号,积极参加训练……基地党委按照“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四个方面,明确了做新时代好战士的40个细节,确保新兵学有方向、行有标准。

各级对孙路路思想转化工作的思路也从“劝着不要走”悄然变成“照着一步步做”。

看到自己距离“好战士”的标准并不远,跳一跳真的能够得着,孙路路渐渐找到了感觉。当他上交那份《保证书》后,特意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两年时光,一定要打拼出一番模样!”

在车武龙眼中,这份30页的方案,每一个字都来自新训一线,“冒着热气”。

比如,“反对套路”这个词,就是基地政委胡军摸出来的。那天,胡军到新兵连推门听课,没想到同样一个教育内容,不同单位新兵的满意度差别会有这么大——

围绕“赞颂新成就、喜迎十九大”专题组织教育,三连按照以往的教育路子备课讲课,还安排了课后讨论、体会交流、笔记展评等活动,最终新兵满意度还不到45%;五连则另辟蹊径,把新兵请上讲台,介绍家乡、家庭的变化,课堂上掌声笑声不断,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增强新兵教育的时代性和感召力,关键是打到鼓点上。”在战区陆军机关指导下,他们探索引入理论奠基、红色基因、陆战精锐、道德法纪、身心健康等5个教育模块,每个模块按照功能划分、科学搭配。“教育者可以自由组合选择模块,以最解渴的内容、最管用的活动、最适合的形式,让官兵乐享教育大餐。”胡军说。

这一新方案,把“怎么办”变成了“这样办”:“思想差异较大难解渴”,他们上大课解决共性问题,上小课解决重点问题,抓帮带解决个体问题;“效果评估粗放难精准”,他们成立由上级机关、新兵单位、基地组成的联合考评组,区分权重量化评估,形成“教育—评估—反馈—教育”闭合回路……

带新兵就像驯马一样,驯好了就是千里马,驯不好就会费力不讨好——

用思想的力量帮助新兵扣好军旅第一粒扣子

在各级干部骨干印象中,新兵黄兆辉干什么都“慢半拍”:喊他名字,他得反应两三秒再答“到”;下达“向右看齐”口令,其他人都调整完了他还没动……

这个入伍前以钓鱼为最大爱好的广东男孩,并不被带兵人看好。

自从思想政治教育体系方案下发至新兵营施行后,基地主任黄浩一直把黄兆辉作为观察样本。同时,他也透过黄兆辉这面镜子观察新训骨干的表现。

起初,新兵班长李岳接到黄兆辉这枚“烫手山芋”,烦得“头大”。随着新的教育体系全面铺开,为了改正黄兆辉那“凡事喜慢”的磨人性格,李岳除了让他接受“红色基因教育模块”的熏陶外,还把他安排进思想互帮、生活互助、训练互教、成长互励“四互”小组,让性格急躁的新兵与他做搭档。

虽然“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战友们发现,黄兆辉真真切切地变了:紧急集合,他总是新兵里第一个下楼的;单杠训练,在别人还没实现“零的突破”,他已经咬牙坚持10个了。

“带新兵就像驯马一样,驯好了就是千里马,驯不好就会费力不讨好。”渐渐地,新训骨干意识到,如今探索施行的新兵思想政治教育方案,就是“驯千里马的良方”。

新兵文波,家境优渥,入伍前每天花在电脑游戏上的时间超过12个小时,曾因为菜里面有不爱吃的胡萝卜跟父母大吵一架。

入伍之初的半个月里,班长舒豪把文波安排在他一扭头就能看到的邻床上铺。一点一滴的时间,舒豪都为他示范、阐释“好战士的40个细节”。不知不觉中,文波做俯卧撑从10个到50个,打背包从10分钟到3分钟……他甚至主动找到指导员说,“我要好好干,争取转士官。”

“模式、内容、方法、效果,通通都不一样。”先后在3个不同单位带过新兵的四级军士长琚双双说,现在的新兵思想教育模式已经完全变了样。

在车武龙去得最多的新兵二连,他几乎可以掰着指头一个个细数每一名新兵身上发生的变化:高考分数高出重点本科线118分的钟宇翔,变成了“长跑小达人”;只有中专学历的徐仲文,如今也有了报考军校的计划……

如今,每当新兵“逆袭”的故事上演,车武龙和基地领导都不忘提醒自己:基地能否真正成为新兵的“孵化器”“育苗房”,最终要靠战场来检验。今天,帮助新兵们走出的每一步,事关部队战斗力的长远发展!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